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古刹迷魂 > 第二章 迷 路

第二章 迷 路

这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,早上起来收拾好东西。整个村子里的村民都来了,准备了几个桌子和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吃早饭。这里的民风淳朴,走的时候胡大娘还给我准备了一些干菌菇和中草药,袋子都快装不下了。老公扛起行李,我背着小俊宝依依不舍的跟胡大娘告别。路太难走了,满是泥水。一个30几岁的帅小伙直接把他妈妈背起来,他妈妈很胖,这样的男人看起来很酷。

因为下雨的缘故,天气很闷热我们7点的发车时间已经晚了2个小时,终于可以发车了,我们坐在车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,互相讨论着自己的所见所闻。

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车倾斜了一下,每个人都吓了一跳。只见远处站了很多人,其中一人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,司机把车停下和导游一起下去看是怎么回事,我老公和爱凑热闹的也下去看看。原来前面山体滑坡挡住了前面的通道,有2户人家被埋在土里,还在抢挖,一边挖山上的泥土一边往下塌陷。在旅途中遇见这种事情,心里挺难过的,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自求多福吧。我们都上了车,导游点好人数跟我们说:“前方发生山体滑坡,村里正在抢修,我们需要返回换另外一条路走。山里的路一下雨就特别不好走,晕车的准备好袋子,路还很长。”我儿子到好,头枕他爸腿上,身子躺我腿上不管车怎么晃,他倒是睡的挺香的。其实我喜欢这样,因为他太调皮了。

车东晃西晃,受不了的直接吐了。我还勉强能忍受,车里面越来越热,每个人都很烦躁不安。

“老公,真的好热啊!太难受了,我喘不过来气了,我想下车走走。”路很不好,旅游大巴车跑起来像在跳舞。坐了好久的车,腰酸背痛的。又走了1个小时左右,车上的空调也坏了吹的是热风,所以只好把所有的车窗打开。“像是在蒸桑拿,挺舒服的”我前座的胖大哥说,看他一身汗衣服湿透了。“宝贝把手伸进来,不要拽树叶,别让树枝把你拽出去了”老公夹在我和宝贝中间,一脸生无可恋的说。

就在这会司机停下了车,让我们下车活动下。司机刚下车就瘫座在树边跟我们说他中暑了,浑身没劲,问我们有谁会开大巴吗?“怎么办呀,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”我后座的大妈可算是说一句话,在我后面大口喘气好一会呢。

“别担心大妈,我会开”这会儿老公倒是挺自信的,十几年的老司机。

“同志们,我们在这不要乱跑,荒山野岭,路况不熟,稍微休息下。”导游一边照顾着司机一边说着。司机太过劳累昏睡了过去,导游也是忙得焦头烂额。我们所有人都下车在树下小息,虽然天气很热,但是树下时不时还有一丝凉风,还是挺舒服的。

我们商量了一会应该如何解决事情,有几人已经中暑了,我想去厕所就拉着老公和儿子去远一点到地方。“姐,我跟你一块去吧”一个小姑娘跟我说。“好,走吧”。他们是一对小情侣,在同一所大学,大致20多岁,女孩名叫张宁语,她的眼睛不大单眼皮,满满的胶原蛋白脸,皮肤雪白圆润很是可爱。男孩名叫霍新是个小鲜肉,五官轮廓分明,眉眼清秀,十分俊朗。我拉着小俊宝和张宁语来到一片草丛里小解,完事后准备回去。

老公和霍新跟我们越走越远,我大声喊到:“老公,你干嘛去呢。”

“霍新,霍新.......”张宁语也大声喊道。

“天哪,干嘛呢,听不见?”儿子看爸爸没有回应直接奔了过去,这一天真的很累,没办法只有去追了。“小语赶紧了,我们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”

“好的,姐”

山里的到处都是杂草藤蔓,还好儿子穿的是牛仔长裤,一会就窜到他爸爸身边了,只见他爸爸把他抱起来继续往前走。“王辉,你等我一下。”我穿了一条七分裤,干急走不快,腿被一些藤蔓上的倒刺剌了好多伤。张宁语虽然穿了一个超短裙,但是袜子到膝盖上面,不一会也走到霍新身边,不知怎的霍新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。我就不信这个邪了,我非要过去看看怎么回事,一个一个的都往山的深处跑。“老公,老公,等等我,王辉听不听得见。”撵上了老公,我气冲冲的说。

“我叫你那么多声,你聋了是不是,听不见吗?”我一把抓住老公的胳膊。“你什么时候叫我了,一句也没听见”我老公反而很奇怪。

我看看张宁语,霍新和老公儿子他们到觉得我很奇怪,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。我一时不解,没再说什么。

“老公,你带我们来这干嘛?”

“打点水喝,回去给司机和乘客都送点。”

“什么哪里有水啊?在哪?”

“你眼瞎啊,看不见前面那么大一个瀑布吗!这么大的水声你听不见吗?”

“呵呵,我眼瞎,明明是.........”此刻我果然看到了眼前的瀑布,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。这么大的瀑布在刚才我怎么完全没有注意到,还有这水声离这么远震得我心颤,如此之大我却一点也没有听到。这座山很高,水是从半山腰上流下来的,声势浩荡直冲山底汇入溪流。我到水边用手捧起水洗了把脸,又喝了点水。一下觉得精神了,把小俊宝也洗一下。

“我们这就回去,让他们也过来洗洗脸,打点水。”老公说。

“哥,你们去把,我俩在这等着你们。”

“行,可别乱跑。”说着老公打了一大瓶水我抱着小俊宝高兴回去。

走着走着,我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